收藏本站
我的资料
我的订单
  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   
查看手机网站
 

三只松鼠,致癌风波下的困兽

来源:狂蜂浪蝶苟小鱼浏览数:39 
文章附图

10月29日,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发布一份报告显示,在检测的15款国内外知名品牌薯片中,丙烯酰胺含量超过欧盟标准,且含量最高的品牌是盐津铺子、三只松鼠和董小姐三家。

三只松鼠面包打开后竟发现一只苍蝇.jpg

而丙烯酰胺是世界卫生组织划定的2A类致癌物,可能使人致癌,因此引发争议。


事发后,三家回应称,我国并无丙烯酰胺含量限制,目前相关产品仍正常销售。意思是,没人规定这玩意不能超欧盟标准,大家恐慌过度了。


目前虽无直接证据表明吃个薯片就致癌,但油炸类零食的危害还是值得国人关注的。


中国人爱吃零食,愣是吃出一个万亿市场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我国休闲食品市场规模已达1.1万亿元,其中咸味食品、坚果类和膨化食品规模位列前三。


万亿赛道中,诞生了三只松鼠、盐津铺子、良品铺子等多家上市企业。成立8年营收破百亿的三只松鼠,更被称为“国民零食第一股”。


但风光背后,零食安全问题层出不穷,尤其是头部品牌三只松鼠,屡屡被曝食品安全问题。


在经营层面,三只松鼠也存在巨大隐患,比如增收不增利。2018年以来,公司持续处于增收不增利状态,到了今年就更严重了:


2020年前三季度,公司实现营收72.31亿元,同比增长7.70%;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.18亿元,同比下滑23.60%。


那么,“国民零食第一股”到底经历了什么,陷入安全、营收双重困境?



这事归根结底,还是模式出了问题。


零食这行,分线上、线上两手抓,以及完全线上的模式,三只松鼠就是后者。


2012年,章燎原在安徽芜湖创立三只松鼠品牌,当时恰逢淘宝在孵化一批电商品牌,懂营销、懂资本的三只松鼠趁势崛起,几乎每年都能拉来一轮融资。


到2015年D轮3亿元融资结束后,其估值已超40亿元。三年做到这种规模,非常难得。


背靠淘宝巨大流量,以及各路资本加持,2014年后三只松鼠开始暴走,仅用两年就从9亿营收迈向44亿,连续五年位列天猫商城“零食/坚果/特产”品类销量第一。


2017年后,三只松鼠又开始急于上市,两年内搞了3次IPO,终于在2019年7月如愿登陆A股。同年,实现101.7亿营收,号称零食行业首家迈入百亿俱乐部的企业。


回首三只松鼠8年进击之路,多轮融资、估值破40亿、上市、营收破百亿,总体节奏相当快。


但快不意味着高质量发展,三只松鼠当年不是靠线上卖坚果,赶上电商红利爆发起来的嘛,2015年那会75%的销售收入都是靠天猫商城实现的,所以给自己定位是纯互联网食品品牌。


这意味着其百亿营收高度依赖天猫、京东这些巨头,一旦巨头们靠不住了,所谓的高速发展也就不存在了。


来看数据,据2020年半年报显示,公司电商平台营收为44.4亿元,占总营收84.54%,而且线上销售渠道里,天猫、京东两家的销售额占公司总销量的80%以上。


反观竞争对手,比如良品铺子线上、线下营收比例就相对均衡,基本是五五开的状态。


很明显,直到今天三只松鼠还是严重依赖电商渠道。随着电商红利逐渐结束,线上获客成本骤增,它就得拿出更多销售费用,一边找明星代言、电视植入,一边给巨头们交保护费。


数据显示,2014—2019年,三只松鼠销售费用暴涨近10倍,从2.34亿元增至22.98亿元。今年上半年,销售费用已高达10亿元,同比增长7.89%。


所以三只松鼠在良品铺子、盐津铺子、来伊份等同行中,毛利率一直最低,虽然号称零食第一股,却是最不会挣钱的,增收不增利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

除了依赖线上渠道,三只松鼠的生产模式也是个问题。


它采用的是工厂代工的生产模式,自己并不生产坚果,大多是委托供应商“代工”,然后运到三只松鼠工厂包装,就是所谓的贴牌销售,公司只负责包装销售、营销这种轻资产环节。


这和土味国牌“海澜之家”的短板是一样的,都因为代工生产,没法对产品质量、标准化进行监督把控,造成严重质量问题。


这些年三只松鼠营收高速增长同时,屡曝食品安全问题:2016年2月,三只松鼠一款瓜子被检出甜蜜素含量超标;


2017年8月,因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,被芜湖市食药监局处以罚款5万元、没收违法所得2505.89元。


2019年,沈阳车女士双十一期间购买“三只松鼠”面包,打开后竟发现一只苍蝇。还有在其坚果产品中吃出虫子的......


所以像薯片潜在致癌物超标这种事,对三只松鼠而言几乎是家常便饭。


针对产品安全失控,三只松鼠曾提出要共建工厂,按章燎原说法,公司将在芜湖建立一个智能食品制造园区,包括制造加工、仓配、物流等功能,还会提供共享检测、共享仓储设施、人力服务等基础设施支持。


说白了就是要和别人搭伙开厂子,分摊重资产经营带来的高成本。但这种模式业内并没先例,能否走通还是个问题。


在此之前,贴牌+代工模式的三只松鼠,仍将面临产品安全失控的风险。


结语:


危机当前,三只松鼠不是没有做出改变,线上流量见顶就攻打线下。


为此,章燎原在2019年高喊“万家门店计划”,不过线下生意也没那么简单,传统的人力、租金成本依旧难搞。


2020年半年报显示,公司线下门店累计超600家,实现营收4.67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不足9%。从结果来看,线下之战并未取得显著胜利。


失败的转型,以及频繁的安全问题,让三只松鼠的股东开始动摇。今年7月8日,公司公告IDG旗下机构减持不超3609万股、公司总股本9%的减持计划。


曾投中零食第一巨头的股东们,终究敌不过残酷的业绩,上市仅1年就套现离场。


放眼未来,随着良品铺子、来伊份等对手蚕食份额,仅凭电商打天下的三只松鼠将走的更艰难。
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
葡萄酒·品牌收藏·张裕可雅白兰地惊现果蝇|食品安全警钟长鸣

葡萄酒·品牌收藏·张裕可雅白兰地惊现果蝇|食品安全警钟长鸣

红酒收藏新贵 中国葡萄酒收藏网(商誉无形资产管理网)有酒有故事